不思議女人.jpg

其實豈止歧視


 

為愛反擊,求毫無遺憾而已。

 

不思議,思其所以

《不思議女人》是一部跨性別者的電影愛情故事,專注在伴侶死亡之後,身份上所帶來的困窘與歧視。不走大放大鳴的情節,只有無聲靜默的沉厚;沒有浮誇喧囂的節奏,只留孤獨寂寞的忍受。或許說來悲傷,電影既非勵志樂觀,也不充滿希望,反而殘忍的告訴大家愛與祝福也是看對象的。

故事主軸明確寫實,講述著愛的一樣與不一樣,明明擁有同樣的幸福與同樣的份量,卻無平等的重量。而電影請來丹尼爾維加(Daniela Vega)飾演女主角瑪蓮娜,其本身就是位跨性別女性,為故事帶來更具穿透的渲染力,一舉一動精確演繹出面對尷尬的身份上,她是多麼的無能為力。恐怕相似情況不僅在電影上發生,連生活中都難以避免。

 

冤屈、委屈

在瑪蓮娜與男友奧蘭多慶祝周年的晚上,如甜蜜的情侶一般,燭光、大餐、激情的夜晚,但奧蘭多突如其來的猝死,說好的兩人旅行變成連出席都沒有辦法的送行。於是單純的一場意外,在有色眼光與成見下,竟變成了天地有情、人生無常,故事並不簡單的藍色蜘蛛網。

選擇變性、選擇追愛,我們不是只有性愛。因為變性人的身份、老少配的組合、財力懸殊的對比,究竟是謀財害命,還是另有所圖?從醫生、警察、社會局到男友的前妻,各種指責、漫罵、不友善鋪天蓋地而來,懷疑、逼迫、不信任千刀萬剮而至,內心在極度悲傷的同時,卻沒人相信他們是真心相愛。

 

送你離開一里之外就好

「我覺得你們的關係,很變態」。精神上的壓力排山倒海,現實裡的手段亦層出不窮。緊接而來侵門踏戶的威脅、人身攻擊的手腕和擄人威脅的施暴,幾無下限的襲來,來自男友的前家人恨不得將瑪蓮娜的存者如同黑歷史般的抹去,似乎強迫著主角為變性的錯誤低頭。

於是那曾經共同生活的一切被剝奪,被迫離開房子、車子、就連寵物都不放過。並無怨言的瑪蓮娜心中只求能送深愛的人最後一程,但這樣卑微的願望都顯得過於奢侈,只能活在奧蘭多無所不在的幻影,透過一段段過往的回憶,追尋著屬於她的靈魂。

 

號角響起後

「向往生的愛人道別是基本人權,對吧?」電影不僅反思道德上的批判,還有其心可議的阻礙,挑戰根深柢固的傳統思想,以妖魔化性別的方式,將跨性別者的存在形容為畸形與變態,無視其情可憫的犧牲,在性別認同上總遭遇的苦難,演出一場爭取自己與愛人告別的權力,一個複雜、強大、直率、夢幻般的女人勇氣。

雖然電影以「為愛反擊」下標,在劇情中卻少有反擊的行為。看得見的是更多不忍與心酸,只剩下透過自己熱愛的歌唱演出,零星朋友的協助和拳擊練習的發洩,將苦都往肚裡吞的無奈。所以沉悶太久的情緒,不會在電影中找到出口,而是要告訴大家,對於基本人權這一件事,或許我們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也讓觀影者看完,恨不得挺身而起,消滅這些看不下去的不公不義,奮起反擊為什麼愛有區隔的歪理。

 

追尋靈魂的路上,脫去了性別軀殼後,你還是你嗎?但我知道我一定還是我。


電影說輸人粉絲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錦囊 的頭像
錦囊

電影說輸人

錦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