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鳴村 Howling Village.jpg

比鬼更恐怖的故事


恐怖的原因,只為了不讓人靠近。

 

啟動的開關

由三吉彩花、大谷凜香、宮野陽名、坂東龍汰所主演的《犬鳴村》,是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的最新作品,與其說是驚悚鬼片,電影更像是難以置信的劇情片,將塵封的歷史再次浮上水面,而吞噬人的故事就藏在深不見底的隧道裡面。

劇情藉由被地圖抹去的神秘村落結合都市傳說,以深夜兩點不知名的電話亭聲響,一探不屬於日本國度的禁地,可是鬼影幢幢的警告擋不住害死人的好奇,生人勿近的真相超越了惡靈索命,展開既有鬼怪亦有奇幻的救贖與道歉。

三吉彩花.jpg

 

應承的天命

電影的節奏並不算快,甚至連死亡鏡頭都慢給你看。《犬鳴村》透過都市傳說、敏感體質、血源之謎三道迷團,走出非傳統的驚嚇路線,再以淹死巧合和獸化變身勾引觀眾的心,帶出犬鳴隧道後的真相,不過早已封閉的隧道盡頭卻非死路這麼簡單。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凡做過必留下血液。女主角小奏的體質不僅是能看見非凡的事物,探本窮源後更發現流著「殺犬一族」的血,哪怕字面上的解釋有點透露了故事走向,但雙重身份背負的因果與緣份,注定了承擔天命的責任。

奧菜惠.jpg

 

報復的因果

還原歷史的穿越,訴說著毫無人性的泯滅。儘管劇中摻雜許多鬼怪的煙霧線和各種離奇死亡的蔓延,幸好良善種子對抗惡意的過程,見證了一卷紀錄過去的影片,發現污名化原來是想掩蓋一段惡臭的現實,而自己身為倖存的人,卻得活下去記住曾發生的一切。

蠢蠢欲動的血脈化形,是被放出來的復仇,是被喚醒苦痛的憤怒。只有族人能看見的靈異、只有罪人能聽見的聲音、只有女人能獸化的原因,皆直指著遍地屍骸與一隻噬血的狗,目瞪口呆的畫面因犬得名亦因犬得瞑,最後殺犬一族亦成了犬一族的諷刺。

坂東龍汰.jpg

 

死,或生不如死;活,或半死不活,背著原罪的人,尖牙可是為了奪命而來的。


電影說書人粉絲團  |  電影說書人 IG

    錦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