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拉札洛.jpg

我要的幸福


如果無知就是幸福,這究竟是一種知足,還是反諷著世界雖大又何必走遠的無助。

 

圈養豢養

由Alba Rohrwacher、Nicoletta Braschi所主演的《幸福的拉札洛》,是一部奇幻走向的義大利電影,描述一處遠離城市的偏遠地帶,一群三餐不濟連電燈都罕見的佃農,仍然過著幫貴族打工換取物資的生活。沒錯,他們是一群奴隸,一群建構在現代社會底下的不可思議。

這裡沒有學校、醫院與商店,只有滿地等待出售的菸草。在菸商大亨編織的騙局下,哪怕世界再大,為奴的人連條小溪都不願跨過,一邊學著比狼還像的狼嚎,一邊過著放牧蓄養的生存之道,窩在與世隔絕的一角,然後有著永遠入不付出的稅金要繳。

幸福的拉札洛 Alba Rohrwacher.jpg

 

騎士精神

故事透過主角拉札洛的視野出發,身為他們其中的一員,任勞任怨有著忠厚老實的臉,是好員工的楷模代表。直到某天侯爵一家人來到屬於自己的領地視察,在侯爵之子的任性下,拉札洛被迫成為服伺主子的騎士,上演著請對我忠貞的洗腦式。

如果我用了「被迫」的字眼,那一定是我們思想太過主觀,因為《幸福的拉札洛》已將匪夷所思變的理所當然。骨子裡的奴隸烙印,為貴族服務依舊是天經地義,哪怕村民眼中有所不甘,剩的僅是逢迎與拍馬屁,被禁談的是思考與合理性,但一次主角的墜涯失足後,整個村莊迎來了截然不同的變化。

幸福的拉札洛 Happy as Lazzaro.jpg

 

怎麼回事

這一跌的震撼人心,帶來的不是彷若隔世,而是從牢籠進入囚牢。再次清醒的拉札洛來到多年以後,完全沒有長大的他,走入了人事全非的世界。電影以一雙空靈的眼睛,看著新世界中為了生存而努力的行徑,有些叫作偷雞摸狗,有些則是說謊欺瞞,而他只是靜靜的、靜靜的,不屬於這個世界。

民主社會的救濟下,這些人雖不再是奴隸,仍脫離不了底層的邊緣,取而代之的只是另一種的剝削。藉由主角所代表的純淨,對比世界的運行早已充斥著自私、惡意、批判與懷疑,最後發現良善離我們遠去的原因,竟是重覆做著繼續欺壓的行徑,以及武裝仇恨的自己。

幸福的拉札洛 Alice Rohrwacher.jpg

 

現代奴隸

看似自由卻身不由己的社會,何嘗不是一種階級的統治。小時候的天真叫做無知,夢想永遠敵不過現實,善良是可以欺負的對象,守序原來是愚昧的陷阱,給你一點甜頭讓你得寸進尺,結果貧窮早已限制了你的想像,活在同溫層中過的好不快活。

所以這是幸福嗎?《幸福的拉札洛》以人心變異諷刺著資本主義的運行惡意,以世道變化感嘆商業發展下的叢林法則,與生俱來的純真在社會化的過程中,終於被非戰爭式的略奪殺死,最後選擇孤獨的回到自以為的烏托邦,只是又能茍活多久呢。

幸福的拉札洛Nicoletta Braschi.jpg

 

既奇幻又寫實的電影,看著看著竟是有股正在上映的熟悉味,驚悚的令人恐懼。


電影說輸人粉絲團  |  電影說輸人 IG

    錦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