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可拍.jpg

一台在手性命我有


拍照,是一種死亡的藝術。

 

真是可惜了一部好題材,明明可以很有趣的《厲可拍》,最後竟然變成80分鐘的短電影和小格局劇情,遠不如預告中來的驚嚇與駭人,而且一堆時間都在看雪和樹是怎樣,反倒開場的預知實驗氣氛做的最足、最釣人胃口。

以被拍照者就會發現自己將面臨怎樣死法的噱頭,還有宣傳每七分鐘就將死一人的刺激,《厲可拍》的確將期待感很好的帶出,但半科技理論穿插連續殺人事件,卻沒有將故事說的漂亮,拍照有時像是預知死亡,有時又是即刻死去,前後設定明顯矛盾。

1.jpg

 

尤其結局實在讓人搞不懂整個電影的核心究竟是一場早知道原因的實驗,還是殺人為樂的遊戲?倒是意外揭開一樁陳年之謎,但女主角明明就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大概就這次最入戲,所以最有驚奇吧。

如果故事不美那也就算了,更慘的是連死亡的衝擊都不足,除了第一位的死法看起來比較用心外,其他人就像是拍片沒有經費,隨便掙扎個幾下就好繼續交待劇情,而且死了之後才看到照片裡的死法,啊我不都已經知道他怎麼死了還看照片幹麻,屍體就在我面前啊!

2.jpg

 

總而言之,整部電影最有趣的部份應該在於結尾兩位女子力的對決,互相猜忌和對打比死亡還有趣,也將相機從懼畏變成渴求,一台在手性命我有的搞笑,這麼好用的東西真不知道為什麼要藏起來。


電影說輸人粉絲團  |  電影說輸人 I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錦囊 的頭像
錦囊

電影說輸人

錦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