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海報.jpg

響起的在耳邊,想起的在眼前


再平淡的家庭都有秘密,再平凡的人生也有過去。當面臨抉擇的時候,你是選擇面對,還是選擇無言以對。

 

節奏起,劫咒起

普通不過的家庭,如同單調的節拍器一樣,過著規律無奇的生活,直到某天丈夫利雄的朋友八坂拜訪寄宿,原本的一家三口成為一家四口,當拍子繼續在範圍內走著,家庭卻開始走樣著。

人不是節拍器,又怎麼可能像機械般規律的搖擺。擁有神秘過去的白衣男子八坂,在看似不經心下,快速的融入這個家庭。藉由清教徒的話題與活動,拉近和妻子章江的關係;彈的一手好風琴,擄近女兒小螢的距離;毫不忌諱談起過去與利雄的孽緣,顯示無隱藏的真心,讓平靜的生活再起漣漪,與利雄在家中冷淡、寡言與格格不入的行事作風相比,彷彿好像他才是家的主人一樣。只是如此順利的投其所好,究竟是多才多藝,還是精於算計,讓這條搖擺的針,終究是出了界。

2.jpg

 

是演員也是編劇

「為何是你過這樣的生活,而不是我」八坂這樣對著利雄開起了玩笑,但在玩笑的背後,八坂與章江私下的曖昧卻越來越多。故意營造的兩人世界、紅秋葵前的熾熱、全家福照的邀請,變成和樂融融的四人生活。

只是當笑話成了假戲真做,一次慾望情愫升到最高的同時,侵犯章江、疑似謀害小螢而後遠去,留給利雄一家疤痕、創傷與血跡。戲演全套的狼子,或許玩笑話是他的真心,復仇是他回來的意義。

4.jpg

6.jpg

 

紅,紅的觸目驚心

在劇中永遠以一身白色西裝打扮出現在各種場合的八坂,給人正直、規矩與彬彬有禮的形象,但身穿紅色內衣的他,早已透露出內在的是一把火,慾火、怒火與復仇的火,破壞整場暖色調的鏡頭,宣告故事不再溫馨,留給大家一攤血與遠去的背影,就像野火燒遍草原,留下了滿地枯萎瘡痍,不知何時才能恢復的土地。

另一種紅,帶有熱情、活潑與天真無邪的生活,是母親親手編織的毛衣,是小螢想在風琴表演上穿出來的禮服,是迫不及待想向世界炫耀的母愛,正要大放異彩的時刻,被掐熄的火苗,卻永遠紅不起來了。

5.jpg

 

想好好活著又怎麼了?

紅螯蛛一出生就會吃掉自己母親的,那為了子女犧牲自我的母蜘蛛會上天堂嗎?「一起下地獄吧!畢竟母蜘蛛也吃掉了自己的母親啊」。利雄與女兒僅有的對白,述說生存的殘酷與生命相遇的無奈,心中也相信人身上背負著原罪的循環,所以不會一起上天堂,而會一起下地獄這樣的觀點。

當遇到八坂兒子孝司的時候,章江心中也不禁有毀滅對方的衝動,你傷害我女兒,我就傷害你兒子,呼應著開場紅螯蛛的故事,或許孝司毫不知情,但出生早註定被犧牲的喻意,生命傳承淪為償債,想好好活著就不是自己能掌握了。

7.jpg

 

始於淵而終於淵

背負情感出軌秘密的章江與面對植物人的小螢,身心崩潰的情況下,患上了不潔恐懼症,以為洗淨就能刷去過往的污衊,只是在純白的畫面上,揮不去的,是那永遠一身潔白西裝的八坂,透過徵信社尋找八年未果的八坂,恨丈夫當年不該引狼入室的八坂。

而電影中多次出現河、溪、橋等畫面,對應各種對話、調情、出遊等回憶,臨淵而慄的片名,則代表著各種不願想起的回憶,最後也終於選擇了一座橋,做為生命的終點。跳水之後,在夢想中活過來的小螢獲得了解脫,在現實中死去的小螢也獲得了解脫,入水救援的孝司盡了償債的義務,只獨留下繼續被秘密折磨的人,不堪的活著。

3.jpg

 

說,不說

那些梗在心中的秘密,連環成了一齣悲劇,也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遙遠,遠到夫妻情感疏離、遠到家庭關係冷淡、遠到心中信仰不再堅定,遠到一切分崩離析。

但如果時光能夠重來,又有誰能戰勝心中的恐懼與誘惑?導演並沒有說明每個人心中最深淵的故事,也不講清各種關聯間的淵源,點到為止的畫面不是留白美,而是留下認識的芽,卻長出一顆你叫不出名字的樹,這才是真正的心魔。


影說輸人粉絲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說輸人

錦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