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白蟻慾望謎網.jpg

出口在哪?


看不見的啃蝕,摸不著的腐爛,感受不到的崩壞,在白蟻的侵入之下,置身事外的是誰?

 

謎網、迷惘

男主角白以德(吳慷仁飾)開場以一分半的時間穿著女性內衣自慰,找到性慾的出口;女主角湯君紅(鐘瑤飾)失戀忿怒,恰巧拍到白以德偷竊內衣,用自以為是的正義警告,做為她愛恨的出口;男主角的母親藍湖(于台煙飾),在無法照顧與滿足家庭溫暖的罪愆中,偷情則是她慰藉的出口。

或許你看的沉重,可能卻是他們尋找的輕鬆,只是當傷疤被赤裸揭開,如影隨形的罪惡感,點連成線,線接成面,這張因果相連的網,無情罩住每一個迷路的人。

1.jpg

 

想找出口的慾

「我不想看到他們在假裝,假裝這一切都很正常。」這絕對不是一部會讓人開心的電影,導演用毫不掩飾的方式演出了直指每個人心中最直接的念頭,誰的心中無慾,我們只是想填補內心中的孤寂,這樣有錯嗎?我們開始反問著自己。

「你們才有病,你們才有病,我沒有病!」男主角躺在地上聲嘶力竭的一幕,對這社會發出最無力的吶喊,或許有沒有病,更多的是來自於你怎麼看這個社會,如果我們眼中只能看見白以德的慘白、湯君紅的怒紅、藍湖的藍色憂慮,這顏色失真的國度,已黯淡的充滿感傷。而在三個人的故事線中,慾、愛、罪是否平衡,誰真的獲得救贖,失真之後誰又能說的清。

2.jpg

 

人不完美,鏡頭也是

電影中紛呈各式破碎、不安穩的畫面,與室友爭吵中隔閡牆壁、捷運車廂中梗著突兀扶手、一地凌亂的頭髮與割出無數線條的光碟,不協調的鏡頭就像心中的刺,我們既拔不掉也真實存在著,如何共生是留給大家的反思。

在故事的延續上,曾經說著自己頭髮有鬼的白以德,一束短髮卻出現在藍湖送給湯君紅中的平安符,湯君紅甚至將短髮綁在自己的頭上,這幕何嘗亦不是想放下執著悔恨,尋找贖罪的契機。

3.jpg

 

深處,心深處

「這裡無聲無息無重量,只要通過這裡,就有機會重來」,電影結局裡,女主角試圖在這片海域中,獲得重來的機會,無奈看似平靜無波處,偏偏演出隨時會溺斃的掙扎,這究竟是命運的無情提醒,還是執念的反覆折磨,或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為什麼你們什麼事都可以重來」,可惜劇中人物很多都不再有這樣的機會,常常有人說我們要在絕處逢生,但卻忽略了絕處往往是九死一生,這個世界很累,請讓自己更好的活著吧!

4.jpg

 

演進了眼裡,是不是就能演進心裡?無言,無語。


影說輸人粉絲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電影說輸人

錦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